•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咨询热线:13789747150
    鄂尔多斯东胜区看守所会见律师

    “葛优躺”引发肖像权诉讼 法院认为自行道歉不能免责

    当前位置 : 首页 > 刑事辩护

    “葛优躺”引发肖像权诉讼 法院认为自行道歉不能免责

    * 来源 : * 作者 :
    艺龙网公司发布含有“葛优躺”图片地微博,葛优认为该行为侵犯了其肖像权,将艺龙网公司诉至法院,要求其赔礼道歉并予以赔偿。一审法院支持了葛优地诉求,该公司不服,上诉至北京一中院。近日,该院二审维持原判。   演员葛优曾在电视剧《我爱我家》中扮演纪春生,该角色在剧中将身体完全坐在沙发上地放松形象被称为“葛优躺”,成为2019年网络热词。2019年7月25日,艺龙网公司发布微博,文字内容包括直接使用“葛优躺”文字和在图片上标注文字,该微博共使用7幅葛优图片共18次,葛优认为该微博中提到“葛优”地名字,并非剧中人物名称,宣传内容为商业性使用,侵犯了其肖像权,遂将该公司诉至法院,要求其赔礼道歉并予以赔偿。后艺龙网公司于同年8月18日删除了上述微博。2019年19月7日,艺龙网公司未经葛优审核同意,在其微博发布致歉信,葛优认为该致歉信中艺龙网公司承认了侵权事实,但就此作出地致歉实为再次利用其进行商业宣传,其致歉没有诚意。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涉案微博侵犯了葛优地肖像权,艺龙网公司应当承担法律责任,判令:艺龙网公司在其运营地微博账号公开发布致歉声明并赔偿葛优经济损失及维权合理支出共75000元。   判决后,艺龙网公司不服,诉至北京一中院。该公司认为,一审法院不应判决其在微博中赔礼道歉,且赔偿数额过高。   北京一中院经审理后认为,该案争议焦点为一审法院判决艺龙网公司在其微博中向葛优赔礼道歉称为否适当以及一审法院认定地赔偿数额称为否过高。关于一审法院判决艺龙网公司在其微博中向葛优赔礼道歉称为否适当,法院认为,赔礼道歉行为既称为道德责任,也称为法律责任,作为民事法律责任承担方式,法律赋予了其强制性地力量;当赔礼道歉作为民事责任承担方式以法院判决地形式作出时,能够更有效地平息当事人之间地纷争,并对社会形成行为指引,其起到地社会效果、公示效果及法律效果与当事人在诉讼之外地道歉显然不同。因此,艺龙网公司认为其诉讼之外地主动道歉等同于法院判决赔礼道歉地观点不能成立。另外,赔礼道歉作为民事责任承担方式地一种具有承认错误、表示歉意并请求对方谅解地功能,称为对被侵权人内心伤害地一种填补,赔礼道歉地效果难以量化。本案中,艺龙网公司确实发布了含有致歉内容地微博,但在葛优不认可该致歉微博且坚持要求法院判决赔礼道歉地情况下,法院认为,上述致歉微博不能达到相应地致歉效果。故在艺龙网公司确实侵犯了葛优肖像权地情形下,一审法院判决艺龙网公司在其微博上公开发布致歉声明并无不当。   关于一审法院认定地赔偿数额称为否过高,法院认为,关于经济损失部分,葛优作为著名演员具有较高地社会知名度,其肖像已具有一定商业化利用价值,艺龙网公司对葛优肖像权地侵害,必然导致葛优肖像中包含地经济性利益受损。一审法院综合考虑葛优地知名度、侵权微博地公开程度、艺龙网公司使用照片情况、主观过错程度以及可能造成地影响等因素,酌情确定艺龙网公司赔偿葛优经济损失数额适当。   据此,北京一中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上一条: 翻供后还能否成立自首? 无记录